未来武神 第一章 病人

【未来武神 第一章 病人】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
是非成败转头空。
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
一壶浊酒喜相逢。
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……
阅读完书首的词句,王维放下手中的三国演义,仰躺在椅子上,似是回想着书中那刀光剑影,宏图霸业。
深夜,医院,惨白的灯光,一个人的办公室,此情此景,若不找点儿事儿干,王维恐怕会被医院的阴森气氛刺激的头皮发麻,如此,哪怕这本三国演义早就被王维翻烂了,他也不由自主的再次从头读起。
直到敲门声响起。
“王医生,有新的病人马上就到,刘哥正在准备手术,他叫你赶紧过去。”
门外传来清脆的女声,王维闻言一个激灵站了起来,他飞快套上白大褂,拉开门,对着小护士笑了笑。
“知道了,就去就去,对了,明天有空么?”
嬉笑的表情,顿时惹来小护士一个白眼,小护士理都不理王维,只是摇曳着身姿渐渐走远,而王维,也没在乎小护士的冷落,他换好衣服,一溜小跑的来到了镇医院的唯一一个手术室当中。
推开手术室大门,主刀医生,第一助手皆已经就位。
“快点儿快点儿!”
刘宇通——也就是王维的上司,整个镇医院唯一一个外科主刀医生毫不客气的对王维说道,而王维,只是对着第一助手耸了耸肩。
第一助手则眯了眯眼睛,口罩下的嘴蠕动了下,仿佛再说:“实习生没人权,老弟别慌,我就是这么过来的……”
简单确认过眼神,王维当即走上前,看向了手术台。
只一眼,王维便感觉牙花子发麻。
“这是黑社会火拼,还是碰着黑瞎子了……”
手术台上患者的模样,绝对说不上好……
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,宛如婴儿的嘴一般不断蠕动着,这伤口似是刀伤,又像是被野兽撕咬所致,大量的血液滴淌而下,伤者的胸膛也只是轻微起伏,明显离死不远。
王维敢确定,“离死不远”这句话绝对不是诅咒,而是过往五年医学院生涯所带来的职业素养!
“三号刀具。”
“钳子。”
刘医生发号施令着,气势倒是颇足,但很显然,在这个名叫绿水镇的东北小镇的唯一一个镇医院里,又哪里有什么靠谱的主刀医生?
整场手术到底还是走向了不出乎预料的结局。
“手术失败,死亡时间2019/8/7日凌晨1点13分,通知家属吧。”
刘宇通摘下手套,仿佛完成了任务一般舒了口气,眼角的余光扫向尸体,却突兀发现,在那开膛破肚的尸体当中,隐约有红光闪烁。
“这个是……”
刘宇通纳闷的盯着红光闪烁的地方,直到他重新戴上手套,摸向了尸体。
一旁的王维和第一助手倒是没发现奇怪的红光,两人正整理着刀具,便看到刘医生在尸体上摸摸索索,好一副猥琐的样子。
“这可是个老爷们啊……”
王维的贱气还未彻底发作,就看到刘医生抽出手,其沾染着鲜血的手套上,赫然握着一颗血红色的晶体。|
“这个……又是个什么器官?”
要么说王维间歇性嘴贱么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这压根就不是人体器官——哪家的人体器官长得跟个血玛瑙似得?
老刘狠狠白了王维一眼,没做声,他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血色晶体上,只见其内部光晕流动,手术室中的白光洒下,映射在晶体上,呈现出一副美轮美奂的样子。
一时间,在场的三人尽数沉默下去。
直到“啪”的一声。
一丝裂痕骤然出现在晶体之上,这声音打破了寂静,三人只是微微一愣神的功夫,便看到老刘手上的晶体寸寸开裂,随后化作红光,消散在空气中。
红色的晶体粉尘四散开来,瞬间填满了整个手术室,随着三人细微的呼吸,这红色粉尘便仿佛找到了入口一般,穿过口罩,纷纷冲入三人的身体当中。
三人一时间大眼瞪小眼……
直到王维一个激灵,冷汗顿时冒了出来。
“呸呸呸……不能有啥传染病吧!老子这么年轻,才刚毕业,媳妇都没找呢……”
王维一副死了亲娘的模样,顿时让老刘的心情遭遇雪崩,他大吼一声。
“你小子给我闭嘴!”
说完,刘宇通冷哼一声,对着两名手下挥了挥手。
“跟我过来。”
……
一场简单的py交易,三人达成了保密协议,之后,刘医生做主给三人来了个免费的全面身体检查,确定没发觉身体有什么异常(这小地方的破仪器可能也查不出什么准确的东西)之后,天色便已经蒙蒙亮了。
三人结伴下班,半路上,正巧碰到了值班的小护士。
“刘医生,请稍等一下。”
“什么事儿你说?”
老刘今年三十有七,有家有室,但却对某个年龄段的女性分外和蔼,此刻小护士搭话,老刘不复刚刚对王维的傲慢,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“那个,我这里联系不到刚刚手术失败的病人的家属了。”
“恩……这样吧,这事情你白天通知一下院长,我现在有点儿疲了。”
通俗来讲,这叫推卸责任,不过这小地方的管理并不严格,再加上老刘忙了一宿,疲累倒也是事实,小护士并未对此事过多纠缠,她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三人便结伴离去。
直到来到了停车场,第一助手开着车一路远去,王维也要走,却听到耳边传来刘宇通的声音。
“小王,等等。”
“刘哥啥事儿?”
“我记得你没车吧?”
玛德你是不是讽刺我穷呢……
心里愤愤,但嘴巴却老实的紧。
“是没有……”
看到王维点头,刘宇通继续说道。
“这样吧,这大早上的也没什么出租,打滴还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,我记得你有驾照,你开我车,先把我送回家,你再开车回家,后天早上上班的时候把车还我就行。”
刚刚心里的愤愤顿时烟消云散,看着老刘不怎么年轻,也不怎么帅气的面容,王维挠了挠后脑勺,对自己刚刚的小人心思略感抱歉,他笑着说了声“那就谢谢刘哥了”,便接过钥匙,坐到了主驾位置上。
眼看老刘上了车,王维发动汽车,向着印象当中老刘家小区驶去。
一路上,车上的气氛略显沉重,王维刚想跟老刘聊些什么,来抵挡一下已经缓慢来袭的困意,耳边却突然响起呼噜声。
他转头看了看刘宇通,只见刘宇通歪着脑袋,打着酣,嘴角的口水挂的老长……
“好吧……是累了……”
王维自嗨一句,他打了个哈欠,重新看向了前方的街道,然而刘宇通的鼾声,却仿佛魔咒一般缓慢萦绕耳间。
“呼噜噜……”
“呼噜噜……”
“呼噜噜……”
一声接一声。
连绵不绝……
直到王维只感觉巨大到堪称狂暴的倦意蜂拥而来,下一秒,他眼前一黑,顿时趴在了方向盘上。
朦胧中,耳边传来尖利到刺耳的尖叫声、轮胎摩擦声、钢铁碰撞声。
意识缓慢沉沦……
但隐隐的迷惑却从心头泛起。
“我王维这么年轻……一宿还不至于熬不住吧?”